贾樟柯:如何拍摄制作纪录片4

2020-09-25 10:00:33 admin 268

作品自评:纪录中国转型阶段的社会印记 



80年代是我成长的一个阶段,80年代一开始是一个特别有梦想的时代,特别是那种物质的变化。但到了80年代末,社会开始处于一个非常沉闷的时期,一个理想的失落,我觉得整个中国人都受到了伤害。在那种情况下,我自己想把电影做成艺术,所以第一部电影就是讲80年代。《站台》这部电影通过一个人物来讲80年代的事情,但是那个剧本写完之后,已经到95年96年了,那个时代已经过去十几年了,它已经变成一个历史片,需要有服装的支持,制作上的支持,所有的房子都已经拆了,所以就变得预算很大,所以我就一直放着没有去做。后来很偶然地春节回老家, 那时是95、96年,社会开始重新活跃,开始重新推进改革,整个县城都变了,非常陌生又非常兴奋,你会觉得突然加足了马力。那个时候大概只用了两个星期把剧本写完,那是一个很低成本可以做的作品,的确是20万元就把电影拍了。一方面也是现实的影响,比如说回去之后,遇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我的同学结婚,并因此跟他妈吵架。婚礼上有很多经济上的利益,原来传统的人际关系完全变了。这个背景之下,我就开始写了《小武》、拍了《小武》,《小武》奠定了我整个电影的工作基础。
《小武》是1997年春天拍的,我非常庆幸我知道我是在什么背景里工作,有句老话说,重要的不是故事讲述的年代,重要是讲述故事的年代。我觉得每个人,拍电影时候都要清楚自己在什么背景里面拍。我自己清晰地觉得整个中国处在一个剧烈的转型期,我所面对的中国是一个转型时期的中国。我愿意跟中国社会保持一个很密切的关系,然后来拍摄和见证这样一个转型的过程,所以从《小武》拍摄完之后,《三峡》好像是一个终结,我觉得趋于完整了。
我觉得可能我们还要心怀一个希望:社会还在变革的过程之中。其实发生一场变革的结果已经有了:新的利益的组合,重新洗牌之后的感觉已经有了。从三峡这个地方,最大的一个感触就是这样。整个电影就是讲人下决定的,故事很简单,就是有两个人物,一个男人,是矿工,矿区很困难,娶不了媳妇,他就买一个媳妇,这个媳妇是四川女人,这个女人给他生了一个小孩。小孩刚一岁,公安就解救被拐带妇女,这个女人选择了带孩子回去。16年之后,这个男的,他想去看他在四川的孩子。然后故事就从他踏入三峡地区找他的儿子开始,他找到了他买的媳妇,她过的不好,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开始突然燃烧起一种真正的爱情。然后他们俩决定去登记,去做一对真的夫妻,也就是非法的婚姻,若干年以后变成一个合法的婚姻。另一条线是一个护士,他丈夫在三峡那边做生意,好几年没回家,她就一路找过来,其实她明白他丈夫已经不属于她了。然后经过一夜的思考的她,见到那个男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我来是要和你办离婚的”。当然这个电影表面上看是一个找的过程:一个找老婆,一个找丈夫,其实是一个关于做决定的电影。生活可能就这个样子,旧的县城已经淹没了,新的县城已经开始旧了。在这样的背景里面,整个电影的语言是超纪录与超现实的一个结合。再返回到《小武》,从97年到现在将近10年的时间,就这五部电影来说,我做导演很满足,因为持续地拍下来之后。在这样一个五部电影的世界里面会有我看到的一个中国社会转变的印记,我觉得这点最满足。


咨询热线: 17718313390

服务时间:周一至周日(9:00-22:00)

公司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大街11号18号楼2层236室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